2009年3月20日星期五

手套的故事

张家界——上天的鬼斧神工,造就这山高险峻,山壁陡峭,笔直的山一只只耸立于云雾间。
这是我二游张家界……
本来不想上山,一来离开上次游览也不过是一年前的事,桃花依旧,人事已非,欠了一份心情。二来想给自己好好休息,但是,情况似乎没有我想象如意,只好上山去呗!
一路我叮咛着:“看景不走路,走路不看景。”还有,不要走在我的后头。孩子们心里虽有怨,但还是小心翼翼走着。
本文主角是自己的学生。
阿比,我是这样叫她的。在队里算是锋头挺健的人物。午饭后,大伙儿成群结队继续游走于高山峻岭之中……
突然,一群走在我后头的孩子一阵骚动……阿比一只手套掉到崖边,褐色,要是我没记错。好几个打算跨过栏杆,捡起掉在干枯的松针上那只手套。
我趋前,看见阿比企图捡回她爱心手套的神情,简直就不是平常沉着、有思想的孩子。
“老师,可以的,我只要一手握着这栏杆,一手下去捡,应该可以捡到的……”没等她把话说完,我说:“不可以!万一……”
“老师,我可以的,手套很贵……”她志在必得,势在必行的样子。
“走!我不允许你有任何一个万一!走!”我厉声吆喝,他只好无奈听从……
当然,身边的朋友给了她捡手套的勇气,没有一个人看见看似结实的干枯松针不及半米外,是千米深谷!再加上单薄的栏杆还是长了锈……
那天天气不是很凉,但是一股凉意沁我背脊,自到我心田……
我宁可她论我为不可理喻的老师,也不要她发生任何万一!
失踪已经是一个惊魂,我无力承受动魄!
真的……我无力!

5 条评论:

凌晨的芙蓉 说...

我绝对认同你的做法,换成是我,我也会喝止那位学员,就让他觉得我不可理喻好了。毕竟那是生命,有那么高的风险,我们谁都承担不起啊!

honeyrosa 说...

就是……
可是还是遇见有人不满意,说我太严厉!我心想:要是她就那么一个不小心……
翁浚恒六小时惊魂已经让我心脏难以负荷,这个是摆在眼前,可能出现的万一,我怎么回来面对她的父母?
所以说什么我都不愿意冒这个险!
最后,我给她买了一双手套,很别致,不是赎罪,这是不希望它又有什么状况……受寒也!

凌晨的芙蓉 说...

真辛苦您了!

君子 说...

难得阿比会那样,哈哈!!是否手套背后有别的意义?

honeyrosa 说...

再大的意义又如何?与生命比较,那个比较重要?
衡量意义的背后,是不是也要懂得拿捏他与生命之间的比重?还有对同行人所应该负的责任?